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回眸中国围棋:2008两年四冠 古力王朝开启
2020
02-22

回眸中国围棋:2008两年四冠 古力王朝开启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胜日寻芳泗水滨,无边光景一时新。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。春天的到来总是猝不及防的,突然间,你看到窗边的枝条吐了新绿,街角的迎春绽了花苞,你听到雨声淅淅沥沥的落在瓦片上,落在泥土里,唤醒沉睡的桃花、杏花与蔷薇,曾经寒凉凛冽的冷风吹在眉间发角,全是温润安和,哪怕是皇城根下,护城河流过千百个年月的古老砖石里, 都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些许温柔的气息。


  地理书上讲,中纬度地区季节变化最为显著。于是,位于北半球正中的神州华夏,就何其有幸的在这千载万载里,周而复始的感受着春夏秋冬的往复迁徙,春日百花盛放,夏夜凉风习习,秋季的天上有最璀璨的星月,腊月里的每一场雪,都能把这喧嚣人间变成一场灿烂的童话。浮生所幸有限事,也不过三餐四季,轮转如常。四季都如此美好,只是,我们还是会偏爱着春天,也许是因为沉重的冬衣终于卸下,也许是春节和元宵的烟火与团圆,也许是因为雨水和万物生发,让钢铁丛林里的我们,也感受得到来自自然的气息,再或许,就只是因为,我们的胸襟,总是会在一切这样的热烈时节里变得壮阔,像是每一个盛世光景里的样子,顾盼言语里,都有说不尽的灿烂风华。


  两千年前,当十万铁骑出塞,越离候山,过弓闾河,长驱六举,封狼居胥,意气峥嵘的卫青霍去病战甲上闪烁出的寒光里,就是中华文明的第一个春天,到今天,我们去看那些在墓葬里沉睡了千年的建筑模型,依旧能感受得到那些包容山海的壮阔气魄,那是独属于盛世的——没有失败的怨艾与责难,没有关于“如果”的疑问与叹息,有的,只有开拓与进取,所有人的心中,都自信又凝定的相信着,前路,是山河大海,灿烂荣光。而于中国围棋,这样的盛世春天,从2008年开始到来,在2007年的韩流反扑后,从伤痛里站起来的古力,用黑白棋子,用每一场的胜利,杀伐出了中国围棋的第一个盛世图景,而十年之后的我们,去怀想起中国围棋步入巅峰时代的最初年月,不妨用这样的词语为那两年的围棋世界盖棺定论,2008—2009年,这是世界围棋的“古力王朝”。

22d (91).jpg

2008年,元宵佳节,灿烂烟花里,常昊的惊天四连胜,让中国围棋的农心杯之梦终于实现,被韩国围棋压制了太久太久的七小龙之首,在而立之年,依旧用百折不挠的勇气与决心,将这块最硬、最难啃的山头拼了下来。再算上应氏杯上的第一冠,常昊的每一次胜利,都有着转折点一般的意义,在2007年肆虐的韩流,以及“虎”一辈集体衰颓的背景之下,太多人眼里,已经慢慢走进历史的常昊,却再次披上铠甲,冲进了他已经冲杀了太久,却也失败了太久的敌阵。将军百战声名裂,那些一同拼杀过的故人,早在朔风狼烟里隐没,却只剩男儿壮志如铁,看试手,补天裂。


  常昊完成了他的又一次擂台赛代表作,也给“小虎”们,留下了足够的时间。四月,当富士通杯的战火燃起,已经从伤痛之中走出的古力,终于将掌中长剑磨的锋锐。富士通杯,这项历史最悠久的世界大赛,却也是中国围棋持续时间最漫长的“伤心地”,有人曾经戏言,“农心杯”是“农心悲”,“富士通”,也就是“富士痛”,二十届比赛,二十载年月,这里是日韩棋手们逐鹿天下的战场,一代代中国王者们在这里的征伐,留下的,却都是苦痛的血泪。二十年来,只有马晓春一位中国棋手在这里昂然举杯,而在进入新世纪后,七年时间,产生了28个四强席位,中国棋手拿下的,竟然只有一席,那是2006年的周鹤洋,只是他一路杀到决赛,却依然没能摆脱“富士痛”的魔咒,在韩国小将朴正祥面前憾然失手,将冠军拱手让出。


八强鏖战,常昊的对手是朴永训,刘星面对赵汉乘,而古力,则又一次和李世石决战在了一起。这是最被人期待的较量,也是被人赋予了最多含义的较量。当本来只容得下一人傲立的世界之巅,有了第二个人的身影,彼此完成的太多争竞里,也就有了“一生之友,一生之敌”的意味。世间天才多寂寞,而在天才之中又挺秀于世无双绝尘的他们,大概也唯有在旗鼓相当的对手面前,才终究有了几分见到知己的欣喜。

22d (93).jpg

  他们已经遇见过很多次,他们还会遇见更多次。并且他们终将把名字并列在一起,写进围棋世界的史册,留下对坐落子并肩把酒的身影,永不淡漠。


  这一次,赢棋的是古力,而且,赢棋的方式依旧是古力最喜欢的“杀大龙”。面对招法同样强硬的李世石,古力的力量依旧占了上风,中午封盘的时候李世石站在棋院门口一根一根的抽烟,回去之后却还是没能扭转局面,从上到下,一条四十子的大龙被杀的尸横遍野。向来都是他给别人添堵的李世石,终于又被古力好好添了一回赌。


  而当常昊赢下朴永训,刘星击败赵汉乘,中国围棋三员大将,竟然将旗鼓相当的三位韩国强手尽数斩落。七年只进一次四强的历史,到这一刻,被欣喜和胜利的消息淹没,“富士痛”,中国围棋最后的一块心病,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分。


  这是北京的六月,是最热烈最繁盛的夏天。十三年砺一剑,今朝出鞘,寒光漫天。


  四强占三,剩下的那一个,是李昌镐。这样的场景,若是放在五年前,恐怕每一个中国棋人心里,都会捏了一把冷汗。但是,当石佛的神话日益破灭,即便他在半决赛里依旧击败了刘星,中国棋人的心里,却还是有着该有的底气。因为古力还在,更因为,这是古力已经期待了太久的那场较量,他需要用面对李昌镐的胜利,来弥补一年半前农心杯主将战失利的遗憾,为了他自己,也为了曾经对他的那场胜利有着太多执念,此刻却已然在另一个世界的父亲。决赛,在中国棋手们如今最期待攻克的一座战场,赢下李昌镐,围棋女神总是会成全我们很多东西,像是此刻,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样的对局,更完美的证明方式。


作者:周翔翔
周翔翔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